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
#P快生活 作者: 访问:362

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
出生:1958 年
学历: 英国罗斯布鲁佛戏剧演艺学院学士
家庭:离婚4次,5段婚姻,育有3子
得奖: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、第75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、两度英国影艺学院最佳男演员奖

背着「大反派」标籤 走过酒瘾、失婚风暴

撰文‧杜安

和他不常担纲电影主角,却常是存在感最强的那一位,成为单亲爸爸之后,为了就近照顾孩子,接连演出《哈利波特》、《蝙蝠侠》等系列卖座电影,终靠着诠释高难度的邱吉尔,夺下生涯首座奥斯卡小金人。

在电影《最黑暗的时刻》(Darkest Hour)里,有场戏是这样的:即将进入白金汉宫、接受英王任命为首相的邱吉尔(Churchill),在妻子协助下打理服装,两人都因庞大压力而全身颤抖。好不容易一切就绪,妻子拍拍丈夫的肩,要他「走吧,去做你自己!」英国男演员盖瑞.欧德曼(Gary Oldman)饰演的邱吉尔却回了句,「哪一个自己?」转身挑选合适的帽子搭配时,邱吉尔又喃喃自问了一次:「今天,我该做哪个自己?」

电影里的邱吉尔,将每顶帽子视为截然不同的自我象徵;诠释邱吉尔的欧德曼,彷彿也拥有在不同人格之间,切换自如的独门法宝。他演过嗑药的庞克乐手、吸血鬼德古拉伯爵、《哈利波特》天狼星、《黑暗骑士》富正义感的警长等,角色间毫无重叠,观众难以从极具差异的萤幕形象,推测真实世界中的欧德曼性格。

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环球影业提供

美国时间三月四日,出身英国的欧德曼,凭着扮演英国近代最重要政治家邱吉尔,首度夺下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;在这之前他已捧回金球奖、英国影艺学院、美国演员工会等奖项最佳男主角。《滚石》杂誌(Rolling Stone)在去年电影上映时即盛讚,「欧德曼是这星球最棒的演员之一。」

曾遭戏剧学院拒于门外 当工人、屠夫追逐演员梦

盖瑞.欧德曼,一九五八年出生于伦敦南部典型的蓝领家庭,有酗酒问题的父亲抛弃妻子离家,欧德曼七岁以后,由母亲独力抚养,中学辍学后在运动用品店打工时,无意间看见麦坎.迈道尔(Malcolm McDowell)在电影《愤怒的月亮》(The Raging Moon)的演出,深受吸引,立志当演员。

立定志向后,欧德曼立刻报考英国最具盛名的皇家戏剧艺术学院(RADA),期待接受正统的表演训练,但试镜主考官不仅拒绝了他,还语重心长地建议:「我们欢迎你明年再来试一次,但你应该找件演戏以外的事过活。」出于年轻人的傲气,欧德曼再也没回到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叩关,反而获得了罗斯布鲁佛学院的奖学金,到该校修习戏剧与表演。

一九七九年取得学位后,欧德曼开始在伦敦寻找演出机会,毕业后那五年,陆续做过生产线工人、戏院服务员,甚至还当过拿刀宰猪的屠夫,咬牙栖身社会底层,为的就是支撑成为专业演员的梦想。

欧德曼出身背景与另一位英国实力派演员丹尼尔.戴路易斯(Daniel Day-Lewis)极为相似,戴路易斯今年也以电影《霓裳魅影》(Phantom Thread)入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。两人年龄相仿、皆来自伦敦、同样在八○年代的伦敦西区剧院崭露头角,因此常被外界比较,但两人的演艺事业,因为一次关键抉择,走上不同的道路。

一九八四年,欧德曼认定剧本设定不合理,婉拒了《豪华洗衣店》(My Beautiful Laundrette),这部讨论了移民与种族歧视、阶级、同志情谊等社会议题的片约,导演找上戴路易斯主演,结果不仅在英国受到好评,剧本还入围奥斯卡。戴路易斯因此快速窜红,在一九九○年就以《我的左脚》(My Left Foot)获得首座奥斯卡金像奖,已拥有三座小金人。

一九八五年,欧德曼才因充满爆发力的舞台表演风格拿下舞台剧奖项,并于隔年再次获得主演电影《崩之恋》(Sidand Nancy)的机会,演出迷幻狂放世界里的庞克摇滚贝斯手席德(Sid Vicious)。一九八七年,欧德曼诠释同性恋剧作家乔欧顿(Joe Orton),入围英国影艺学院奖最佳男主角,此后,他的事业重心也正式由艺术舞台转往大萤幕。

九○年代,欧德曼移居美国,接下大量风格歧异、甚至荒诞不经的角色;而无论挑战任何角色,欧德曼的脸部表情、肢体语言与口音声调,都让人难以挑剔,「除了甘地与女作家维吉尼亚.吴尔芙,没有角色难得倒欧德曼。」《卫报》(The Guardian)这幺形容。

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《第五元素》取自IMDb网站

克服酒瘾、家庭优先 意外开出不同戏路

「我把演戏与投入不同角色,当成治癒自我憎恨感的解药。」这是欧德曼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,表演是他跳脱现实的出口。从卢贝松电影《终极追杀令》(Léon)的神经质腐败警探、《第五元素》(Le Cinquième élément)的古怪富商、《空军一号》(Air Force One)的俄罗斯恐怖分子,他的萤幕形象总是以反派居多。

大量饰演恶棍的那段日子里,恰好也是欧德曼生活的灰暗期。九○年代初期开始酗酒,曾在九一年因酒驾被捕,直到对戏演员也忍受不了,他才下定决心在勒戒所摆脱酒瘾。二○○○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争议,欧德曼主演的《暗潮汹涌》(The Contender)恰好于同期上映,饰演共和党议员的欧德曼,不满电影剪辑美化民主党,引起亲自由派的好莱坞反感,让他演出机会锐减。

二○○一年,欧德曼和第三任妻子感情破裂,女方控诉欧德曼在小孩面前对她施暴,双方经历离婚官司后,由欧德曼取得两名幼子监护权,一口气成了两个小孩的单亲爸爸,还有与第一任妻子生下的长子,俨然是自己母亲翻版。

他回忆当时,「一觉醒来发现我是个四十三岁、有两个小孩要照顾的单亲爸爸,这一切都出乎我所预期,但事情就是发生在我面前,我必须处理。所以我做了个决定,要多待在家里。」家庭与事业,在一夕之间同时陷入低潮,迫使欧德曼展开全新人生。

为了陪伴孩子,已戒酒的欧德曼,决定不再参加不必要的派对与首映会,「我不奢望得到奥斯卡,我不需要那些公关活动。我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作为『名人』的事业,我宁可每天和孩子一起吃晚饭。他说在家庭与事业之间,优先选择了前者,却反而让欧德曼开出一条意想不到的戏路。

以往,欧德曼总是看角色决定是否接下片约,例如他曾推掉《剪刀手爱德华》(Edward Scissorhands),只因为自认无法演出癡情男子,但为了照顾家庭,工作标準改为「钱多事少离家近」,因此参与《哈利波特》及《蝙蝠侠》系列电影演出,儘管戏份只是陪衬,他毫不在意,「拍《哈利波特》只要六周,收入不但足以养家,还有七个月的时间陪小孩。」

在《哈利波特》及《蝙蝠侠》系列电影里的温情不渲染演技,让欧德曼彻底撕下身上的反派与神经质标籤;随着电影在全球热卖,他的事业再次攀上高峰。二○一二年,好莱坞媒体统计每位演员参与演出电影的票房总额,结果显示,欧德曼是史上总票房最高的男演员,截至一四年,欧德曼演出电影在美国累积三十九亿美元票房,全球票房总额更超过九十九亿美元。

收放自如的演技,再加上「洗白」的萤幕形象,使欧德曼再次接到许多独挑大樑的机会,终于在二○一二年以间谍小说改编的《谍影行动》(Tinker,Tailor,Soldier,Spy)初尝入围奥斯卡滋味。到了一六年,则是《最黑暗的时刻》导演莱特(Joe Wrihgt)拿着剧本,邀约欧德曼挑战早已被优秀演员诠释无数次的邱吉尔。

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《哈利波特》取自IMDb网站

戒慎恐惧接下角色 诠释邱吉尔精髓入魔

「我说不要,因为他太重要了。」这是接获邀约当下,欧德曼的第一个反应,「我面对的挑战不只是诠释他的外在,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人,他是偶像、神话、巨人,对于这个角色,我感到恐惧。」他说。

但这次,欧德曼没有放过眼前机会。怀着恐惧接下了挑战的他,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研究角色,从邱吉尔的演说、影像、着作,他什幺都看,唯一避开的就是近期其他演员饰演的邱吉尔,因为他不想受到任何诠释影响,直到电影杀青。

奥斯卡影帝欧德曼:演戏是疗癒憎恨的解药
摄影·Gisele Schmidt

拍摄期间,欧德曼每天花超过三小时化妆,并穿上重达六公斤的硅胶,以複製邱吉尔外型;为了让每次化妆发挥最大效益,拍摄时间动辄超过十五小时。欧德曼还趁着拍摄空档,以全身邱吉尔装扮,在电影里的地图室向现任(第五任)妻子求婚,他自嘲个人投入角色的程度,疯狂到让妻子认为「每天是和邱吉尔一起入睡,早上才和欧德曼一起醒来。」

在欧德曼口中,身为政治家的邱吉尔是个「能投、能打、又能跑」的全能型棒球选手,必要时完美扮演各角色、发挥功能。欧德曼演员生涯也是如此,很多时候儘管不是主角,依旧能在观众心中留下强烈存在感;机会到来时,他也证明自己有能力创造经典。

当年被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拒于门外,此后再也不曾回头的青少年,四十年来不断以作品证明自己有能力成为顶尖演员,就像首次担任首相的邱吉尔那样,从未因为任何理由而退缩停滞。